论文范文
118822品特轩心水 > 论文范文 > 世界历史 >

浅谈欧亚联盟的未来发展趋势

来源:118822品特轩心水 2016-03-10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关系时好时坏。总体来说,在库奇马担任总统时期,双方的矛盾处于”隐性”状态,而在尤先科担任总统时,双方的矛盾逐渐公开化,在 2009 年上半年时还有所激化,俄罗斯甚至宣布对乌克兰”断气”。

  不过,后来在双方努力下两国关系得到一定程度的修复。2010 年上台的亚努科维奇作为”亲俄派”的总统,对俄罗斯的政策基本上以让步为主。正是在他任职时期,乌于 2013 年 8 月 9 日完成独联体国家自由贸易区协议的国内审批程序。俄罗斯也开始正式提出欧亚联盟战略并大力推进。不过,当乌克兰在面临两难选择时,局势发生了重大逆转。

  2014年是苏联解体以来俄乌关系急剧恶化的一年,也是俄美之间因乌克兰问题几乎再次进入”冷战”状态的一年。而 2015 年 2 月初美国开始考虑给乌克兰提供武器,更令人担忧在欧洲中心地区会不会发生一场”代理人的战争”。

  经过德法领导人的努力,德法俄乌四国领导人在明斯克展开谈判,达成新的《明斯克协议》,乌克兰危机得以暂时化解,用法国总统奥朗德的话说”欧洲可以松一口气了!”根据 2015 年 2 月 12 日达成的新《明斯克协议》,在乌克兰政府军与东部地区民间武装停战后,乌克兰可以从西方获得几百亿美元的贷款,这笔钱最重要的用途,或许就是为那些能耗高的产业”更新换代”,改变乌克兰对俄罗斯能源的高度依赖。

  自从 1991 年独立后,乌克兰的经济形势一直不是很好,最近一年多的危机给地区生产带来巨大破坏,加之东部重要工业区顿巴斯煤矿的独立,让本已经十分脆弱的乌克兰经济雪上加霜,乌克兰的经济恢复与生产设备更新和改造都将面临重重困难。有学者曾在 2012 年预计,在社会稳定的情况下,乌克兰的国民总产值增长率将由 2010—2015 年的 4.4% 降低到 2025—2030年的 3.6%,这主要是由于乌克兰需要降低能耗,更新设备。同时,农业产值将从 4%—5% 提高到大约 7.4%。不过,乌克兰危机的发生以及持续发酵,已经严重影响了这一本不算很高的产值指标。

  在失去克里米亚之后,乌克兰又失去了顿巴斯这个重要工业区,即便真正实现了和平,其经济恢复之路也是十分艰难的。乌克兰与欧盟在 2014 年 6 月底签署了联系国协定的经济部分,规定乌克兰将被吸纳入欧盟和自由贸易区。但当年 9 月 12 日,欧盟、俄罗斯和乌克兰代表在布鲁塞尔达成一致,将乌欧自贸协定的实施日期推迟至 2015 年 12 月 31 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 2014 年 12 月 15 日在俄《独立报》上撰文表示,乌克兰通过加入欧盟的联系国协定将严重恶化与俄的关系,俄将采取措施保护本国生产者和市场,乌克兰经济将每年遭受至少300 亿美元损失。没有乌克兰,欧亚联盟无疑缺少了欧洲元素,所以俄罗斯是一定要努力争取乌克兰的。

  因此,乌克兰要加入欧盟或者加入北约,都有可能激怒俄罗斯,这是两国关系中一条十分敏感的底线。但如果不能加入欧盟,乌克兰也不可能加入欧亚联盟,至少在当前情况下,乌克兰的领导人不可能选择”东向”。由于历史”积怨”而对苏联形成的”憎恨”或者敌视,加上西方的压力,使得乌克兰始终不能接受欧亚联盟;同时,在经济与军事选择上,他也更倾向于欧盟和北约。目前来看,乌克兰”西去”似乎已经铁心。

  不过,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存在的经济关系,在能源、农业与机械加工等行业上的互补性,以及俄罗斯石油管道通往欧洲也需要借道乌克兰等问题,双方还需要通过不断协商来加以解决。目前俄罗斯主导的欧亚联盟自身也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尽管欧亚经济联盟在 2015 年已经宣布开始运行,但是其内部原有问题以及外部消极影响因素不会让它的运行顺利展开。还在普京刚刚提出欧亚联盟战略之初,就有美国政论家评价说,普京是要恢复”苏联帝国”。

  包括希拉里 克林顿在内的一些西方政要以此指责普京的野心,当然,其中也有挑唆俄罗斯与白、哈以及独联体其他国家关系之用意。对此,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有过响应,他表示,成立欧亚经济联盟并非试图恢复苏联,这只是一个经济联盟,不涉及政治。普京在讲话中也多次强调,这不是在恢复苏联。从目前欧亚经济联盟的结构看,各国在经济贸易领域的合作是主流。俄、白、哈间在能源领域与其他领域的经贸合作,对于后苏联空间来说,可谓”强强联合”,各国间的经济贸易互补,可以在后苏联空间内起到示范作用。

  当然,由于国力与经济实力所限,各国在金融和投资领域的合作还不是很多,还不具备内部相互投资的力量,投资基本上是从外部吸引。同时,尽管有个别国家提出了统一货币问题,各国间货币已经可以相互流通,但合作并没有上升到统一货币的程度。在 2014 年 4 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哈萨克斯坦第一副总理萨金塔耶夫就明确表示,欧亚经济联盟不会采用统一货币,有关各方也没有就统一货币做任何讨论。

  他还说,欧亚经济联盟是经济联盟,并非政治联盟。在经济联盟内部,每个国家的独立性和主权将得到保护,经济联盟的重要决定将由成员国投票做出。这番话可以视为对欧亚经济联盟”定位”比较准确的表述。在具体经济活动中,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也有自己的考虑。与乌克兰的情况有些相近的是,白俄罗斯对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能源有很强的依赖,并且,该国的经济活动很大程度上依赖统一经济空间,有研究者在 2012 年计算,对统一经济空间(CES)国家的出口占白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 35%。同时,白俄罗斯对其他经济体也有一定的依赖。因此,当克里姆林宫 2014 年 8 月宣布禁止从欧洲和其他西方国家进口肉、鱼、水果、蔬菜和乳制品的时候,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并没有跟进。

  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表示 :”这是我们的内部事务。我们需要波兰的苹果……我们需要一些德国美食。”在政治领域,各国没有结成政治性联盟的表述。纳扎尔巴耶夫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甚至说:”哈萨克斯坦有权退出欧亚经济联盟。哈萨克斯坦不会加入危及本国独立的组织。”也就是说,如果欧亚联盟的活动超出经济范畴,影响到哈萨克斯坦的国家独立,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退出。尽管在遇到国际问题以及地区问题时,俄白哈三国领导人都会相互沟通,通常还会相互配合,比如在乌克兰问题上,两次签署停战协议都在明斯克,由白俄罗斯领导人卢卡申科作为协调者,以至于有人将 2015 年 2 月12 日的《明斯克协议》称为 2014 年 9 月达成协议的”2.0 版”。明斯克方面在协调俄罗斯与乌克兰以及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中发挥的作用也是人所共见的。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莫斯科与明斯克两方在立场上完全一致。

  同哈萨克斯坦一样,如果俄罗斯对一些涉及领土、国家利益原则的问题所做出的表述合乎白俄罗斯的立场,卢卡申科会欢迎,如果不符合本国的利益原则,卢卡申科也会像纳扎尔巴耶夫一样站出来表态。2014 年 8 月,在俄罗斯召开的一次公开会议上,有人问普京总统:拥有大量俄罗斯族裔的哈萨克斯坦以后是否会面临”乌克兰情景”?普京首先赞扬哈萨克斯坦总统非常聪明,然后说,在 1991 年前”哈萨克斯坦国从未存在过”。

  他还宣称,自己认为哈萨克斯坦将会留在欧亚经济联盟,因为其民众认识到,”留在所谓的大俄罗斯世界的势力范围内是有利的,大俄罗斯世界是全球文明的一部分”。普京的回答在哈萨克斯坦引起了一定恐慌。实际上,这种担忧从独立之初就存在,随着俄罗斯国力增强、对外政策日趋强硬,原苏联一些加盟共和国的忧虑越来越强烈。近些年哈萨克斯坦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改革,以期通过吸引西方投资为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哈萨克斯坦与欧盟签署了《伙伴关系与合作协议》,并希望尽快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哈萨克斯坦放宽了签证要求,削减了官僚程序,并向外国大型投资者提供补贴。哈萨克斯坦在经济上的多向努力说明,其在尽力避免对俄罗斯过多依赖。这也反映出,各方在政治性结盟问题上并没有达成一致。不过,普京推动独联体一体化进程的目标是一以贯之的,这是由普京对苏联大国地位的怀念决定的。普京曾将独联体称作”原苏联地区讨论各种问题的重要平台”,他力图通过这个平台,建立起新的超国家联盟——欧亚联盟,并将其作为横贯欧亚两洲的一个由经济一体化转向政治、军事一体化的承载机构,在后苏联空间建立起一种新的合作秩序。

  苏联时期的疆土是整个俄罗斯历史上最广大的,如果普京时代的俄罗斯能够恢复苏联疆域,那么他堪称大帝,可以与彼得大帝以及俄国历史上其他开疆拓土的大帝并称。不过,要在苏联解体不到30 年后、在俄罗斯经济实力与国力并不具备的情况下恢复苏联帝国,无疑是不可能的,普京也有过这样的表述:”谁不为苏联解体而惋惜,谁就没有良心;谁想恢复过去的苏联,谁就没有头脑。”毕竟”帝国”时代的俄罗斯已经成为过去时。

  但是,从地缘战略上讲,建立一个可以与欧盟并驾齐驱的欧亚联盟,对于俄罗斯巩固其国际地位,巩固地缘优势,无疑都是有好处的。因此,无论乌克兰是否加入,只要有可能,俄罗斯一定会将欧亚联盟战略向前推动。


相关推荐
  • 03-10 浅谈文艺复兴时期文学的经典化过程
  • 03-10 浅谈武装冲突中的死者保护
  • 03-10 浅谈欧亚联盟的未来发展趋势
  • 03-10 浅谈欧亚联盟的战略实施
  • 03-10 浅谈社会学角度解读的《小镇畸人》中伊丽莎白的爱情
  • 03-10 浅谈唐德里罗小说中的生态思想
  • 03-10 浅谈文化视阈下英国旅行文学的叙事研究
  • 03-10 浅谈基于英国和德国比较的视角下的文化传统对职业教育
  • 03-10 浅谈联盟成立中的乌克兰的艰难选择
  • 03-10 浅谈罗马中演说术超凡地位